一场比赛总进球最佳|c罗和梅西总进球
一场比赛总进球最佳 無標題文檔
 
悠悠溫暖晉南紅
時間:2018-05-14 09:18:00 來源:甘肅五建集團網 作者:蘭州辦事處 張繼紅
    現在有必要描述一下,我家的院子了。漢薛鎮積金莊是山區,小小的村落依山勢挖出一孔孔窯洞,筑起一個個院落而成,整個村子分布在三個大臺階上,我家在積金莊最西頭,這是全莊最大的院子。六百余平米的院子坐北朝南,四季陽光充裕。一進院門,是一面影壁墻,依稀記得上面有一幅山水畫,斑駁的不甚了了。轉過影壁墻,一眼就能看到近四十余米外的兩孔窯洞了。院里種著梧桐、蘋果、石榴、花椒、香椿等樹木,當然最多的還是棗樹。
    每年三四月間是院子里最香時節,棗花碎碎的、一簇簇地開滿了一樹一樹。每當父親母親懷念家鄉的紅棗時,就會說起我的一些囧事。我那時可是滿院子放肆地爬著,只需將西邊那口水井蓋好,院門一關,任我爬去,只聽得小手手將地面拍打的“啪啪”作響而來而去。有時候聽不到聲音,可能是遇到了雞屎,于是我就很親切、很高興的玩起來,母親一看,就讓大我兩歲的姐姐跑來制止。姐姐說:“啪啪啪”,我一扔雞屎也說:“啪啪啪”,又愉快的爬著找下一個目標了。一次院門沒有關好,我在前面爬,姐姐在后面跟,嘻嘻哈哈,原來我們是到常串門的民民老哥家去,等母親發現,我們姐弟已經過了兩戶人家,快到老哥家院門口了。母親以一個老鷹抓小雞之勢,把我提溜起來,牽著姐姐回家了。人生第一次叛逃,以被母親勝利粉碎而告終。
    扯遠了,還是說棗花吧。春天里,棗樹一開花,滿院子就充滿了生機勃勃地淡香,我和姐姐坐在棗樹下,伸手即是地擼棗花、摘小棗玩。我小時候比較討厭棗樹,樹身是那么粗糙,枝條充滿了刺,我總也不愛走近它。長大些,才明白棗樹其實最智慧,它最會保護自己的果實,花椒樹也是如此,偏偏我家院子里這兩種智慧樹都有。
    積金莊只我家棗樹最多,品種產量都好,棗樹高高地冒出了院墻,秋天從院子外面望過來,就能看到火紅火紅的一片。我五、六歲時候,每到深秋,母親會選一個天氣晴朗的中午我們放學回來,打棗子。我和姐姐提上荊條編的籃子,在下面撿棗子。看到路遙先生的《平凡的世界》描述全村人打棗子就好似過年節的情形,就特別理解紅棗對人類的意義和情感了。它既不同于食物,又不同于水果,介于兩者之間,便于儲藏,營養價值又高,尤其是對那些物質貧瘠甚至是鬧饑荒的年月,就成為度過漫漫寒冬的糧食了。
    母親用根長長的竹竿向樹的間隙揮動,紅棗雨點般落下,姐姐和我就在棗樹下飛快的撿到籃子里,一小籃一小籃的棗子被我們倒在窯門前,早已準備好的兩個大笸籮里。打好棗子,村里人晌午后,到地里上工路過時,母親就會給這個抓一把,那個抓一捧,讓大伙嘗嘗,這已是積金莊的傳統節目了。你就聽吧,滿巷都是嬸子、嫂子、娘啊的招呼著吃棗子的歡笑聲。我和姐姐也會往花布書包里裝一些棗子給同學吃。更多的棗子放在笸籮里,天天拿出來曬。漸漸地棗子在吸飽了陽光,不再那么鮮亮,那是把溫暖貯藏在體內。供人們把山西運城萬榮,這片深厚黃土地上,淳樸敦厚的養分,綿和而悠遠地帶到大江南北祖國各地。
    年后,父親會把這些儲存了一冬,我們舍不得吃的棗子,慷慨的帶到大西北的蘭州。父親所在企業多是上海人、廣東人,那個年月商品流通不像今天這樣容易。父親的同事們都知道山西的紅棗、柿餅、小米特別好,如同山西人一般質樸中還著悠遠綿長的韻味,不經意間就記憶了一輩子。

無標題文檔
版權所有:甘肅第五建設集團公司  備案號:隴ICP備07000206號
  地址: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精表路26號  聯系電話:0938—8361581 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